半生缘灭

只能说再见,我已经不是那个能对你说晚安的人

人生这条路线在偏离后又回到了原本的轨迹,只在潜意识里留下一点痕迹。知道彼此离对方近在咫尺,也知道彼此离对方遥不可及。似乎都太明白什麽不能做,更不该做,就像在比赛谁能忍得更久,而理智完全成了这场比赛的主宰。说着过去了,可真过去的,是什么谁都心知肚明